看到为阅读而呼喊的白岩松才发现他真的老了

  • 时间:

  同样是在节目中,柏邦妮似乎说出了年轻人的思考方式:读书的人,你不用让他们阅读,他们自己就会读书,而那些不读书的人,你说一万次,他们也未必会去读。

  看着这个激动地界定阅读概念的白岩松,看着他皱起的眉头,看着他发间的白发,看着他张口闭口年轻人,我突然意识到:

  就像当年胡适用来警醒自己的八个字一样:“宁鸣而死,不默而生”,有些人即使老了,也在践行“明知不可为而为”。比起年轻人,老人们最清楚一个人的较真是多么的无力,老人们也最清楚,依靠时间来改变一个民族和国家是多么的困难。

  ”年近五十的他,的确还有着批判的勇气,对年轻人的敏锐观察,以及对于一个民族未来青年成长模式的方向感。白岩松在《白说》里说:“做一个称职的新闻评论员,最重要的是勇气、敏锐和方向感。正如他在演讲中的结语那样:只有阅读,能够让人成为公民,也只有公民,才能够改变一个国家的未来。黄永玉在《比我老的老头》中写道:“年轻人是时常错过老人的”,我们却不应该错过像白岩松这样“老人”,即使很多人像我一样,看到节目中的白岩松,第一反应是“他老了”,也应该认真听一听,变老的白岩松,究竟在讲些什么?

  那个刚刚还站在舞台中央,不疾不徐地讲述自己精神和肉体都饥饿的18岁,谈着诗和远方的白岩松,突然变了一个模样,他不仅不再冷静,甚至还言辞犀利,他说,年轻人每天花了太多时间在屏幕上面,却不是在阅读。

  外表的自信、从容让我们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平静,这与那个在《白说》中喊出“说了白说也要说”的白岩松一样,他对中年危机“临危不惧”,仍然在平静地讲述人一生要思考三个问题。

  北京第一次申奥直播、香港回归、澳门回归、三峡大江截留、抗震救灾

  每一次直播现场我们都能看到白岩松作为评论员的勇气、敏锐和方向感。以至于到现在,只要看到“白岩松”三个字,我们脑海中总是能够浮现出这样的他:

  把娱乐和社交当做是阅读,只会促成自欺欺人的一代放弃对自己和世界展开思考,把看书当成是填补时间的方式,则会在娱乐化阅读的过程中,失掉严肃思考的机会。

  有些话题一说出口,就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呈现老态,读书这回事确实是父辈们喜欢强调的,他们能给出开卷有益的N个理由,也会像节目中的白岩松那样,质疑年轻人的生活方式:

  下面这段视频中,白岩松激动地在厘清“碎片化阅读”的概念,如果你也喜欢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刷微博和朋友圈,不妨问问自己,这真的是阅读吗?

  言下之意就是推广阅读并不会说服不读书的人。这种观点带着读书人的骄傲,带着年轻人的朝气,甚至带着点对于推广阅读这种行为的嘲弄。

  他不再平静,甚至主动打断站在舞台中央的主持人,言语之间能感受他的焦虑透过屏幕传来:我们现在管看东西叫阅读,谁说的!